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刚到精神病院就学会走路背贴墙

记者郑汝可 余坦坦 罗斌 通讯员卢锦锋

“精神疾病和身体其他部位的疾病一样,也需要治疗和康复的过程。”昨日下午,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胡晓华登上长江日报和武汉市民之家联合主办的市民大讲堂第141期,分享自己25年在精神科临床一线、耐心解开一位位病患心结的故事。

讲述中,胡晓华多次强调,社会不应该把精神病人看作异类,而应消除偏见、勇于关爱,只有这样,精神病人才能更好地回归社会、融入社会。

对病人从来都是轻声细语

他说,自己的故事没有什么太多精彩,身处一个特殊行业,服务相对特殊的人群,希望通过这一次的分享,让更多的人关注精神医疗行业、关心精神病患者。

“一些人都把精神卫生中心叫作‘六角亭’,有调侃也有避之唯恐不及。”胡晓华说,自己选择这个行业,源自一个偶然的事件。上世纪80年代,医科大学毕业的他被分配至某大型国企职工医院当内科医生。2年后,身边的一位原本温柔细致的女护士,因患精神疾病突然性情大变。“我当时觉得很惊讶,也很触动。”胡晓华说,人的精神世界让他感到好奇,而后他放弃了去大型医院当消化内科或骨科医生的机会,而是选择去研究和关注精神病人。

胡晓华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他的同事说,从没有见过胡医生大声跟哪个病人说过话。如今,他所管理的精神科男病房有74个床位,但实际上,入住病人总是超过80人,个个都是重症患者。

胡晓华说,在精神科医生的工资单上,专门有“挨打费”这一项,病人发病时,有时候会具有攻击性,医护人员被病人打骂是家常便饭。从到精神病院第一天起,他就学会了走路背贴墙,以保护自己。

讲到这儿,胡晓华解释,重症精神病患者也只是在发病时才会出现攻击性,希望大家不要误会认为精神病人就是社会的危害,“医院更不会用电棍电击对待发病的患者,家属不应该对精神病院产生恐惧而耽误患者就医”。

病人康复是对医护人员最大的安慰

“我每天听的都是悲惨的故事。”讲起自己25年如一日的高风险工作,胡晓华打趣说,坚持下来是件不容易的事,患者、家属、同事,都是自己坚守的动力。

他说,上周六一位70多岁的老人给他打来电话,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胡医生,我半年没有带孩子来了。”胡晓华说,老人的孩子6岁开始出现癫痫,大脑受到损害,12岁时出现精神问题。当时主治医生是胡晓华的老师,老师退休后,胡晓华接过担子,“这些年,都是老母亲带着孩子每2个月复诊一次,最近老人中风了,只能电话咨询药物配比的问题。”

胡晓华说,在精神卫生中心的门诊部,常常看到白发苍苍的父母,步履蹒跚地带着孩子来复诊,“做医生的,感受到的都是家属的重托,就能一直坚持做下去。”

“还有我的同事们,他们中也有80后、90后的年轻人,一直在这个岗位坚守。”胡晓华举例说,曾有一位患者,在汉某重点院校读大二,平时学习成绩优秀,争强好胜,大一是学生会干部,2008年秋季生病,不与同学和家长交流,住院后,治疗需要的一种针剂在市场上很难买到。“大家都想尽了办法,积极联系。”胡晓华说,同事们都不想看到一个优秀的孩子就这样病下去,通过全国各种渠道购买,终于获得药物。护士帮患病的孩子每天清理口腔,清洁面部,整理床铺卫生,保证进食……还要定期帮孩子翻身揉背。经过一个月不懈的治疗和努力,患者终于开口和家人讲话,并下床走路,精神状况逐渐恢复正常。

胡晓华说,病人的康复是对医护人员最大的安慰,“精神科的医生们,要做的不仅是看病,更重要的是帮助患者回归社会、回归正常的生活,但这不能只靠医院和家庭,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

作为市政协委员,胡晓华这几年在“两会”上连续呼吁,应当在社区建立康复机构,帮助精神疾病患者融入社会。今年,“提档升级10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5家乡镇卫生院”被纳入市政府十件实事。胡晓华感到很欣慰,他说:“长期接触一些重症精神病患者,看到一些原本优秀的人受到精神类疾病的困扰,心里非常难受。希望能够探索一个更好的治疗模式,帮助他们康复。”

链接>>>

精神科医生现场科普:

出现精神类疾病不能讳疾忌医

现场互动时,来自江汉大学护理学专业的学生踊跃提问:精神类疾病患者前期的症状是什么?精神疾病可以治好吗?胡晓华一一作答。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7 laoedu.com. 武汉便民生活网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