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巷广场停业、光谷国际广场品牌撤柜,对面的光谷步行街、光谷世界城却生意红火—— 光谷商圈迎来大“洗牌”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肖丽琼 实习生 吕梦媛

光谷,既是武汉的产业名片,亦是一张商业名片。曾经繁华的光谷商圈,眼下却有些落寞。

3月中旬,一则停业通知,让鲁巷广场这座光谷商业地标重获关注,它的“左邻”光谷国际广场内,品牌陆续撤柜。光谷商圈三足鼎立之势不再,光谷转盘的金角银边仅剩光谷步行街。

不过,随着光谷广场地下综合体建成、交通环境改善,光谷商圈有望再次“画圆”。

曾经的热门商圈

4月22日,鲁巷广场一楼大门紧闭,商场进入装修重整阶段。

就在1个月前,这里还人声鼎沸。3月中旬,有关商场停业整体转租的通知在网上流传,几天后,商场官宣开始清仓货品,抢购的人群蜂拥而至。

一旁的光谷国际广场也风光不再。负一楼的小商户大多还在营业,一楼、二楼随处可见撤店、撤柜标志,二楼区域甚至没有亮灯,商场所剩商户不到两成。

对面的光谷步行街和光谷世界城则是另一幅光景。通往地铁的悦心汇商业街引进的均是知名餐饮、茶饮、潮牌,几个新的品牌正在装修门店。在楼上的环形商场里,几乎没有空余的商铺。虽未到饭点,拎着大包小袋的外卖员不停来回穿梭。记者以想开奶茶店向招商人员咨询,被告知同品类商家在商场内已经饱和。

虽然现在的境况天差地别,但光谷商圈的商业体都曾有过一段辉煌时光。

2010年1月,光谷国际广场开门纳客,2013年10月,13岁的鲁巷广场以一身“土豪金”的姿态重新开张,扩容为12万平方米的综合购物中心,两个月后,光谷步行街上9万平方米的世界城广场开业。光谷商圈形成一鼎三分之势。因附近高校学生群体众多,大型电子、科技企业集聚,光谷很快跃升为武汉最热门的商圈之一。

缺位的“人货场”

同样身居热门商圈,鲁广和光谷国际广场后来为何走了下坡路?

业内人士说,要厘清这个问题,先要了解“人货场”零售三要素。人是顾客,是创造业绩的主体;货是商品,没有好的品牌无异于无源之水;场是环境,好环境才能刺激消费欲望。

在采访中,有不少商户直言,鲁广“持续亏损,难以为继”,主要是“内功”不行。

首先是“场”极为欠缺。光谷世界城悦心汇商业街“颜值高”,装潢精致,美陈装饰潮流感十足。与之相比,鲁广的内部整体装潢陈旧,设计缺乏新意,漫步其中没有通透明亮感,还略感压抑,负一楼的环境更为糟糕。

鲁广在“货”上也是缺位的。光谷商圈以大学生、年轻白领为主要客群,在光谷世界城大洋百货的负一楼,聚集了大批年轻人喜爱的运动潮牌、盲盒机等。3月30日,记者在鲁广看到,正在清仓的品牌大多适合中老年人,运动品牌也以二线品牌为主,少见热门品牌,在“颜值”经济兴起的当下,对年轻客群难有吸引力。“我在这开店好几年了,从没上楼购过物,这里根本没有合适我的牌子”,负一楼一位30多岁的商户告诉记者。

东一味快餐店位于鲁广与光谷地铁站F出口接壤处,在此开店3年多。该店店长认为,尽管环境和品牌不足,但因为光谷商圈天然客流大,鲁广还是能维持经营。真正的转变发生在2019年2月,随着地铁2号线南延长线开通,光谷站不再是2号线的终点,去往商场的人流量至少减了一半。

“光谷学生多、白领多,以前真是闭着眼做生意都赚钱。”曾在光谷步行街开过5年奶茶店的刘琦(化名)认可这一点,这几年,多条地铁、有轨电车、高架纵横光谷片区,刘琦觉得,现在武汉的商业体越建越多,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将原本“困”在光谷的客流都引出去了。

在鲁广的停业通知上,也强调了“受交通环境不利的影响”。多位商户认为,这个影响来自于商圈内部,因为光谷地下空间施工,导致商圈的3个商业体之间通行极为不便。

商圈之所以为“圈”,就是能发挥商业的集聚效应。而暂时的交通不便,“割裂”了光谷商圈的合力。记者注意到,光谷地铁站因施工有多个出入口封闭。要去光谷步行街的顾客可以在珞雄路站下车,但如果要往返于光谷步行街和鲁广,需经地下通道步行约800米,耗时十余分钟。因为不想绕远,不少人选择从地面湍急的车流中违章穿行。

有望再度“画圆”

眼下,光谷商圈亟待“人货场”重构。值得期待的是,随着交通阵痛的缓解、新团队的入主、商业体环境和品牌的升级,这个老牌商圈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据了解,由于鲁广停业转租较为突然,多数租户没有准备,只能临时寻找搬迁之所。

闭店后的鲁广将整体转租,从4月1日起,鲁广已进入装修阶段。有传闻称,租下鲁广的是本地大型商业集团,有着丰富的商业运营经验和品牌资源,预计装修期1年半左右。

多个受访的原鲁广商户对此充满期待,纷纷表示如果租金合适,他们还愿意再回来开店。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7 laoedu.com. 武汉便民生活网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