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文学院的“文采飞扬”飞檐竟是个美丽误读,来看看这个武大博士的全新解

  长江网9月23日讯(记者周满珍)“武大是大学之城的母体,有了国立武汉大学,武汉在全国教育版图上才有一席之地。”22日,武汉大学历史学博士刘文祥携新作《珞珈筑记——一座近代国立大学新校园的诞生》作客物外书店。他从武汉大学珞珈山校园的建造历程,解析武大在樱花、最美大学校园之外厚重的历史文化内涵。
  当年为何会选名不经传的美国人担任总设计师

武大文学院的“文采飞扬”飞檐竟是个美丽误读,来看看这个武大博士的全新解



  《珞珈筑记》
  《珞珈筑记》从选址、建筑、人文三个方面,用翔实的文史资料和生动形象的语言,揭示了武汉大学珞珈山校园从无到有、从荒野湖山到黉宫胜地的动态过程,探究了珞珈山校园所折射出的中国近代建筑文化意涵。更重要的是,作者还将武汉大学的诞生,置于近代中国东西方建筑文化激荡交汇的历史进程中,对中国近代建筑史的跨文化研究,做出了榜样。
  刘文祥在新书分享会上,谈到1928年到1929年,时任武汉大学建筑设备委员会委员长李四光在上海为武大新校舍工程寻找总建筑师时,为何会选当时名不见经传的美国建筑师开尔斯。他认为,这和清末民初一大群美国建筑师群体活跃于中国有关。其中,开尔斯任职过的美国基督教长老会和循道会,曾大规模参与兴建了中式复古风格大学校园,如南京金陵大学等。
  开尔斯在中国建筑界的第一次公开亮相,也是1925年著名的南京中山陵设计方案竞征,获得荣誉奖第三名。
  刘文祥推测,李四光是通过金陵大学的渠道,得知了在上海的开尔斯是一位了解中国传统建筑艺术的美国建筑师,并在麻省理工学院接受过专业的建筑学教育。开尔斯参与过中山陵方案竞征,对中国传统建筑有超出一般建筑师的了解,符合李四光的选人标准。“当时武大新校舍建筑的总要求,有外观造型要求中国民族形式(中国宫殿式)一项。”
  1929年,武大专门包机,将开尔斯从上海接到武汉,飞机在落驾山顶盘旋一周。也正是此次武汉之行,开尔斯将原定于落驾山南麓东湖到卓刀泉一带的武大新校舍选址,北移到珞珈山以北以狮子山(武大老图书馆一带)为中心的丘陵半岛。
  武大的很多建筑风格移植于南京中山陵,和此人有关

武大文学院的“文采飞扬”飞檐竟是个美丽误读,来看看这个武大博士的全新解



  作者刘文祥
  刘文祥在新书中提到,1930年左右,开尔斯身体不好,来自上海的建筑师李锦沛作为合作建筑师,担任了大量武大新校舍的设计工作。李锦沛是美籍广东裔建筑师,曾任职于建筑师吕彦直创办的彦记建筑事务所,并长期担任中国建筑协会会长,参与过南京中山陵、广州中山纪念堂的设计。吕彦直去世后,在上海的李锦沛不得不同时参与南京中山陵和武大校园的设计,武大的很多建筑风格,也因此从南京中山陵移植过来。
  刘文祥翻阅了武汉大学馆藏的民国时期珞珈山校园原始设计图纸,在文学院、男子宿舍、学生饭厅三项工程中,录有合作设计师李锦沛的名字。这个一直以来未被人注意,却颇为重要的一个细节,佐证了这位中山陵工程建筑的参与者,对珞珈山校园建筑风格产生了极重要的影响。
  对中国传统建筑的改造,是近代中国建筑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命题,中山陵便是其中的代表。其外部建筑,没有施加任何彩绘,只在雀替、额枋、斗拱处保留了装饰图案。“在珞珈山校舍的设计中,可以看到相似的手法。上世纪30年代珞珈山的中式复古建筑,外部皆没有施加任何彩绘,梁柱、斗拱、檐椽等部位皆为素色,但在额枋、雀替等处,仍以水泥浮雕线条勾勒了传统清式彩绘的图案轮廓,与中山陵的装饰语汇高度相似。”刘文祥还透露,樱园男生宿舍屋顶阁楼的屋角设计,也实践了“中山陵”法则。
  订正了不少坊间误说
  文学院的“文采飞扬”竟缘自建筑工人的“擅改图纸”

武大文学院的“文采飞扬”飞檐竟是个美丽误读,来看看这个武大博士的全新解



  物外书店观众
  刘文祥说,樱花季节去武大旅游,经常会听到导游大声讲解,“大家留意到两座建筑的不同吗,文学院建筑屋顶采用翘角,翘而尖的南方式飞檐,寓意文采飞扬。法学院采用平而缓的四角飞檐,更显端庄稳重,寓意法理正直,执法如山。”他说,这则源自《武汉大学早期建筑》的解读,其实是个美丽的误读。
  刘文祥引用了武大建筑设备委员会工程处绘图员沈中清的记载,中国民族形式大屋顶的屋角,分为两种,一是南方式,屋角飞翔得比较高而尖,如南方庙宇的屋角。一是北方式,屋角飞翔得比较平而圆,如北京的宫殿屋角。“武大文学院、学生饭厅、学生宿舍亭子上的屋角都做成南方式,是建筑工人没有照图施工。”
  原来,当时担任营造的汉盛协建筑工人皆来自宁波,对中国传统建筑的建造经验,皆来自江南风格建筑,对北方官式建筑不甚了解,便按照经验建成了南方式飞檐。据说,开尔斯知道后很有意见,但脚手架也卸下了,无奈接受。
  在后来法学院、体育馆、工学院等几项校舍建筑设计中,开尔斯仍坚持大屋顶要用北方官式屋角的造型,即使以各建筑之间屋顶造型不统一为代价,也要在后来的图书馆、法学院建筑上纠正回北方官式的屋角造型。“可见开尔斯对于中国古代建筑的南北风格差异,有明显的好恶倾向。”
  翻查史料时,更令刘文祥啼笑皆非的是,汉盛协所承建的男生宿舍和学生饭厅两项建筑,歇山顶的戗脊走兽,也被工匠抛开图纸,做成了狗的造型,且尺寸过大,比例失调。
  【见习编辑:戴容】
  (作者:周满珍)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7 laoedu.com. 武汉便民生活网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