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妖股”武汉凡谷背后:股东高位精准减持

  新冠肺炎疫情还在全球蔓延,全球股市暴涨暴跌犹如“过山车”,A股表现也是冰火两重天,既有不断走低的个股,也不乏迭创新高者。在年后的科技股暴涨行情中,武汉凡谷就创下了自上市以来的历史最高价,借着这一轮大行情,公司股东却迅速完成减持。

  股东高位精准减持

  2020年3月25日,武汉凡谷发布《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股份减持计划提前终止的公告》称,公司股东深圳市恒信华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平潭华业价值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华业价值”)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减持1012.75万股,股份减少1.79%,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7.71%。

  公告显示,华业价值自2019年10月31日至2020年3月11日集中竞价交易,减持价格区间为18.8元/股至31.94元/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5066%;2020年1月17日,大宗交易减持价格区间为18.8元/股至20元/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2869%。经计算,此次减持,股东套现超过两亿元。

  据Wind统计,武汉凡谷股价于2020年3月11日创下历史最高价,公司股东华业价值的这番减持操作可谓精准“踩点”。据悉,公司主要从事射频器件和射频子系统的研发,部分型号的5G产品已经产生销售;介质陶瓷在现阶段是公司产品中的核心零部件,在5G时代中是滤波器实现小型化、集成化的重要方向之一。因此,武汉凡谷在业内有“5G老妖股”之称。

  2020年3月24日,武汉凡谷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目前公司部分型号的5G陶瓷介质滤波器已经在量产,并表示,公司于1996年成为华为的合格供应商,已与华为合作20余年。此外,截至目前,公司员工到岗率约为疫情前正常水平的80%,随着人员的陆续到位,公司的产能也在逐步恢复过程中。

  财务造假另有目的

  根据证监会2018年3月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武汉凡谷在2016年半年报和三季报中存在虚假信息披露行为。武汉凡谷2016年半年度报告合并报表虚增营业利润1559万元,虚增存货1559万元,虚增的营业利润占当期披露营业利润的51.17%。另外,武汉凡谷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合并报表虚增营业利润3811万元,虚增存货5370万元,虚增的营业利润占当期披露营业利润的115.09%。

  《红周刊》曾于2018年撰文分析称,从监管部门的调查结论来看,武汉凡谷针对2016年度全年财务数据,并不存在虚增利润、虚增存货的行为,这也就对应着该公司将2016年前三季度少计的营业成本,在2016年第四季度中被全部予以结转,体现在财务数据方面则是,武汉凡谷在2016年第四季度盈利数据的异常波动。当季该公司在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09亿元的同时,结转主营业务成本4.58亿元,毛利率为负数。在此之前,该公司2016年上半年和前三季度的毛利率还分别为14.69%和10.27%。如此的操作,进而导致武汉凡谷在2016年第四季度出现业绩变脸,单季度亏损过亿元。

  2016年10月28日,武汉凡谷发布的《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预计2016年度净利润-4000万元至-3000万元,考虑到该公司2016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6246.99万元,对应着该公司预计2016年第四季度将出现数千万元的单季度盈利。巧合的是,也就在2016年10月下旬,二级市场中武汉凡谷股价正好创下了21元的阶段性高点。

  2016年10月26日及11月2日,武汉凡谷先后发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减持公告,结合财务造假的时间点,武汉凡谷在2016年前三季度的财务造假行为,以及三季报和2016年业绩快报中针对全年业绩的乐观预计的安排,令人怀疑其造假的目的或是为实际控制人顺利减持创造条件。

  目前,在5G概念的加持下,武汉凡谷也有不俗的业绩表现。据2019年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为171333.45万元,同比增长43.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后的净利润为23659.26万元,同比增长438.46%。良好的业绩表现无疑对投资者维权构成利好,更可喜的是,此前已有部分投资者实现索赔胜诉,投资者宜抓住维权良机。(此文略有删减)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7 laoedu.com. 武汉便民生活网 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TXT